南陌北阡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逛街偶遇OPPO海报!

今天课堂上的好书推荐,有同学推了《麻雀》!!!瞬间就一点也不困了😊等我高考完一定马上补剧补小说😍

突然发现幻城和英本4里的兄弟设定惊人的相似,索释和凯超这两对兄弟,都可以借一句逛凯超tag时看到的话来说:“弟弟怼天怼地,哥哥一脸宠溺”
PS:天宇真的好适合演这种怼天怼地又被哥哥无限宠溺的弟弟角色(●'◡'●)ノ❤

终于到了!!!文和图都超级棒!!!赞美太太们!感谢太太们用爱发电,才为我的童年续梦~

啊啊啊徽章终于到了!超级喜欢!虽然在虹蓝和黑蓝之间我选择虹蓝╰(*´︶`*)╯但是黑蓝明信片也是很好看的!谢谢大佬们的产出让我的童年之梦得以延续~

忽然想回忆一波童年……
小熊维尼历险记,迪士尼公主,数码宝贝和蓝猫淘气都是幼儿园时看的。
《小熊维尼》是我看的第一部动画片,从那以后就一直都很喜欢熊熊🐻。
《迪士尼公主系列》就只看了最初的六个公主,后来仿佛失去了少女心(≖_≖ ),转看那些热血冒险类的动画了。
《数码宝贝》只看了第一部,第二部不是原班人马,还加了新人物,对于从小就有莫名“非原班人马不看”执念的我而言,第二部只看了一集就果断弃剧了。
《蓝猫淘气三千问》只看了恐龙和太空系列,恐龙系列的大部分科普知识到现在还记得,但太空系列的知识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太过高深,以至于现在几乎都不记得了。

这些幼儿园时期的动画片,当时看觉得没有字幕也没什么问题,反正不识字(也不知道我那时是怎么看懂故事情节的→_→),现在再看才觉得听懂人物台词真的很重要!

《虹猫蓝兔七侠传》是一年级的时候看的,当时既不觉得血腥暴力,也不觉得有多感人,现在再看才觉得七侠传真的呈现了一个真正的武侠世界的江湖,燃点泪点兼具。正反派都性格鲜明,智商在线,特效场景什么的在今天看来也绝对不只五毛,真的是很棒的国漫!
后面的《虹猫蓝兔阿木星》还有一点点印象,但再往后的《虹猫仗剑走天涯》就只记得小镜子这么个配角,《虹猫蓝兔光明剑》就只记得个主题曲了(好像是叫《光明之巅》??)
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算是我童年时期看的最后一部动画片了,10岁之后好像就没再看过动画。印象最深还是潇洒哥和黑大帅那两个蛋兄弟的故事。

个人感觉,比起现在的动画片,十年前的动画片,那些属于我的童年记忆中的片子,不仅为我们科普知识,而且教给我们还有很多与人相处,与朋友交往的方法,真的很值得我们的下一代也去看看。

↑图为HE原文
↓文为BE脑洞
PS:①因为是听着《我的一个道姑朋友》和《大雨将至》开的脑洞,所以有一点乱入的歌词
       ②文笔欠佳可能导致脑洞部分和原文文风有差异,甚至有点出戏😂
       ③脑洞不太完整,结局可能有一点烂尾的感觉,先说声抱歉

她出身于蜀中唐门,自幼时起就开始识毒,辨毒。所以当客栈的老板热情地劝她喝一杯水酒时,她心里忍不住一阵冷笑。

今天雪大风急,店内只有她和一位书生打扮的客人,看他模样倒是非富即贵,似是满腹心事,闷头独酌,已有五分酒意或是药劲了。

看来自己是受了他的连累,坏了店家劫财的勾当,这种黑心店家委实留不得。
“老板,你的酒这么浑浊,怕是下了蒙汗药吧?”

“这是本店自酿苞谷烧,陈了年份,自是不一样。客家不放心,我先饮了这杯就是。”
手指轻点,药粉已融入酒里,店家自是七窍流血而亡。

她将一粒清心丸抛给书生“遇到我唐门中人,算你走运,解药!”

那书生不过瞬间呆愣,“姑娘救命之恩,自当涌泉相报。”

她离开时,身后便跟了他,寸步不离。
她厌极,凶巴巴地赶他。

“我不是那忘恩负义之人,有恩必报。”

她做势要下毒,他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儿。

“江湖险恶,我手无缚鸡之力,恐遭不测,求姑娘保护。”

“我和你不顺路!”

“可我和你顺路,你去哪里我就去哪。”

她扬手,一阵轻烟,他便瞬间麻木,动弹不得。

不过盏茶时间,他又出现在她面前“姑娘,我们好有缘。”

她加重药量,也不过一柱香时间,“姑娘怎么这般狠心,把我抛在那荒山野岭,差点儿喂了狼。”

如是三番,她才发现,这个书生其实一点不简单。

“你想怎样?”

“我只是诚心爱慕姑娘。”

她冷了脸,心里却忍不住一阵慌乱,明知他是贫嘴,脸上也像火烧灼了一般。

她不再赶他,他幽默风趣,体贴入微,令她心里涟漪轻漾。

他说京中繁华,多美景美食,街道车水马龙,好不热闹,最后他说“你跟我回家看看可好?”

她极少出蜀,自是心生向往。一路游山玩水,惬意时光。

京中果然喧闹繁华,百姓见他皆毕恭毕敬,他温和有礼,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。没料想他竟然是慕容王府世子,就算她耳目闭塞,也曾听闻过他的威名,天下百姓敬仰。

他带她去看一名女子,面色苍白,唇红似火,楚楚可怜仍难掩国色天香。

他将那女子怜惜地搂在怀里,细声嘘寒问暖。

她心如针扎,“她中了我唐门热毒。”

“是的,为了救我。”

“你故意接近我,让我同你回京,就是为了让我医治她?”

“我曾经遣人去蜀中重金礼聘,只是无人应下。恳请你援手,感激不尽。”

她冷笑,“热毒乃我唐门独门秘方,她中了此毒,必是惹了我们的人,自然无人愿意结下这梁子。”

她盘腿坐下,“我运功一个时辰,助她疏通经络,将毒逼至食指尖,引出毒血即可。”

她以银针为介,将二人血脉相连。紫黑毒素由银针流向她纤纤玉指,女子苍白脸色渐趋红润,她的脸色却一点一点衰败下去。

他心生忧虑,问候的话到嘴边却被她一句“无妨”堵住。

怀中女子苏醒,他如获至宝。
热毒即刻发作,她心如刀割。

她骑了一匹快马,发疯般沿着官道急驰而过,她急需离开这个令她痛苦的地方,直到马儿累得抽搐倒下,她方才瘫坐到地上,一抹殷红自嘴角而下,与清泪交织在一起。

听远处马蹄疾,近到跟前急急勒马,他一身风尘仆仆,飞身下马拥她入怀,”方才已觉不妥,怎料你一句无妨,却是要你性命!”

她痴痴望着他,用手接住轻咳出的些许淤血,轻启朱唇“替我……带句话。”

“世间至毒,不过情之一字罢了。我原以为不过是老门主一语成谶,谁知每段故事从来结尾都相似……”

三日后,他握着染血的门主玉佩,告诉所有唐门子弟她留下的这句话。

其实鲜血从她捂着唇的指缝间涌出时,她还留了一句话“告诉她们,不要像我一样,活得像个笑话……”

只是,他不忍再将这个笑话告知他人了。